阳光的活着

浏览量:17 次

我们跨进门,老太太热情地招呼我们,她一个阳光,开朗,刚健的老太太。寒暄时老汉一动不动地躺在客厅里面的单人床上,他的床紧依着中间的布艺沙发,枕边放着一台很小的呼吸机,头顶绕着输气管,我们和老太太声寒暄完毕,他依然静静地躺着。老太太说,老伴患有帕金森、心脑血管疾病和肺部疾病,生活已经不能自理。

晓帆走近老汉床前,喊了一声:“伯”。老汉睁开眼,激动地抓住他的手,含混不清地吐出几个字:“晓帆来了!”,脸上绽开激动的笑容。凭感觉,老汉虽然口齿不清,行动不便,但头脑依然清晰。晓帆随机搂起他的背,扶起他,搀扶着,慢慢地将他挪到轮椅上,然后推着轮椅绕过茶几,又把他从轮椅转移到沙发上坐定。老汉脸上一直挂着微笑,我感觉这一个心中装满了阳光的老头。

我踱到电视墙根,看墙上挂着的相框,相框里一张放的照片,一个笔挺的男子头戴礼帽和墨镜,身着浅色方格子西装在一个厅里走,身后跟涌着一帮中国人和欧洲人,酷毙得让人咂舌。照片底部用钢笔写了一行字:“在比利时政府考察,1989年”。老汉见我看照片,微笑着望着我:“我今年83岁了,去比利时那一年54岁”。由于脑梗,肺气不很足,声音很沉,字眼含混,但他表达的意思我全明白了。我知道照片上这个打扮时尚的,帅呆了的男子当年的他了!

晓帆为了逗他乐,要给他拍照,他说:“我照相要戴眼镜,戴上眼镜就看不到眼袋了”。说着用手指了一下茶几下的眼镜,逗得家一下子乐了起来。他又说:“要戴上帽子”。又比划着让晓帆到卧室去找。晓帆找到了五六个不同款式的帽子,全很潮的礼帽,放在他的面前,老汉得意的选了一个扣在头上,然后挺起腰,耸了耸肩,坐得很端正,欣欣然,微笑着面对镜头,晓帆竖起拇指:“酷!”笑声充满了整个房间。拍完照晓帆去修理马桶,他告诉我,西安雾霾重,他一直住在海南。他这病如果不住海南的话早没了。接着他讲习总反腐,讲他年轻时的古,虽然口齿不很清晰,但我猜明白了。

老太太把饭做好了,喊我们吃饭,晓帆要搀扶他到饭桌前就餐,老汉不停地摇手说他不吃,老太太也说,他这会儿不能吃饭,他需要休息。我们吃饭的时候,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一会儿抓起一个礼帽扣在头上,一会儿又抓起另一个毛线织的防风面罩套在头上,做几个调皮的鬼脸,逗得饭桌上的我们哈哈笑。

吃过饭,老太太说家里电脑屏不显示了,股票软件也打不开了,老汉炒股看不到股票信息了,让我看看怎么回事。我只惊叹!83岁的人了,病况已经这样了,竟然还在玩股!

我们临走时老汉摇手示意我们稍等,他拨通了一个电话,很认真地说:“喂,我家里来了一个搞农业的教授,你下午有时间陪陪他们转转,我想你一定会感兴趣的”。晓帆忙抢过电话:“你好!对不起,我们下午还有别的事情,我们对当地很熟悉,下午我们自己有别的安排,不用麻烦您了,谢谢!”晓帆说完挂断了电话。

第二天清早我们和老两口去道别,老汉依然躺在客厅的床上,我和晓帆走到他的床边,希望他睁开眼,他的眼睛却一直闭着,输氧管在鼻孔里插着。尽管我们的动静很,他却睡得很香,我们没有打扰他。

老两口相守在秦岭山城,无论生活多么艰难,疾病多么痛苦,生活要继续,快乐要继续,阳光要继续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阳光的活着
上一篇:梦见
下一篇:放下